宇智波鼬的恋人

2022-07-05

qq游戏中心推送怎么关

宇智波鼬女朋友

单,本是古代的一种打猎工具,也可用作杀敌的武器。这种杈杆,可以用来刺击或抵挡野兽;它的上端叉角上还缚有石块,可以甩出去击伤猎物。这种打猎工具盛行于原始时代,后世罕见。而单字则多借用为单独、单一、单薄等义,其本义已渐消失,罕为人知。

宇智波鼬的恋人是谁

我今天下午看的 是莱昂纳多去泰国玩 在客房里一个男的给他一张去海滩的=地图,后来男的就自杀了,接着理查德,就是莱昂,叫隔壁住的一对情侣陪他一起去寻找那个海滩然后他们就去了,理查德把海滩的地图复制了一份留在岛上,之后他们到了岛上,其他人得到地图也纷纷来到美丽的岛上。。。。差不都就这样了

宇智波鼬的恋人是谁说的详细点

好久没玩了去看看攻略吧

火影宇智波鼬的恋人是谁?

你可以看一下这个,名字好像叫青梅竹马 除春时节,满天的樱花飞舞。宇智波族的神社里,古树苍老而有力的枝虬伸上蓝天,刻出大小不一的板块。偶尔有虔诚的参神者进出,屋檐四角的风铃叮当做响。停在房檐上的白鸽子在静止很久之后忽而拍打翅膀飞得不见踪影。 “啊嚏!”小小的少年记不起这是自己今天打的第几个喷嚏。揉揉鼻子,鼬看着漂浮在空气里的那些粉色花瓣,微微气恼。 妈妈带着鼬来神社祈愿。 等待的时光漫长而无聊。顺着扑满粉色花瓣的小径,一直走,鼬看到一扇古旧的木门虚掩着。年幼的心总是好奇,看到门就忍不住想打开。而在长大之后,却迫不及待想去关掉那些门。手只是轻轻一碰,木门就发出“吱呀”地一声。 安静的小院。同样有一棵高大的老树,开满白色的花朵。树下扎乌黑马尾的小女孩穿着色彩明亮的和服,一下一下拍着红色小皮球。 “妈妈买个皮球, 上面画个小猴; 我来拍拍皮球, 小猴翻个跟斗。”女孩听到动静,抬头望向门边,一笑,眼底是澄静天空一般的碧蓝,春日的阳光骤然失色。那个时候,鼬居然飞快地转身,跑掉了…… 第一次见面的时候,也只有三岁而已。 五岁的时候进入忍者学校,瞳在他前面一排。不再穿漂亮的和服,剪短长长的头发。她说,出色的忍者不需要这些复杂的东西。鼬看着她信心满满的样子,微笑。 那以后每天每天在一起,一起上学,一起回家,一起训练。 六岁那年的夏天,鼬坐在屋外的长廊里等家里的第二个孩子出生。夏日忽来暴雨,雨声掩盖了母亲痛苦的呼喊。 闪电一道一道,晃得人心烦。 忽然看到雨中多了一把小花伞,跌跌撞撞冲进来。黑压压的乌云之下,那把伞是一抹赏心悦目的亮色。 “怎么样怎么样,生了没有?”收了伞,瞳急急地问鼬。鼬摇摇头。接过下人拿来的毛巾递给瞳,淡淡地笑。她就算打了伞,也还是让水溅到眉毛上。“我好想看小宝宝……它不要像鼬才好!”瞳胡乱地用毛巾往身上擦。“鼬那么笨,小宝宝绝对不能和鼬一样!” 鼬张了张嘴,说不出什么话。在所有人都认为宇智波鼬是天才的木叶,只有瞳一个说他笨。 不过,这样的时候……鼬看看身边的女孩子,忽然觉得烦躁和不安都烟消云散。所以,就算她喜欢说他笨,暂时原谅她吧。 大雨终于停止,阳光透过乌云投射下来,居然一束一束像是可以丈量。 婴儿的啼哭响彻宇智波家的大院。 长廊上的两个孩子激动地相视一笑。 “伯母……小宝宝好难看……”瞳皱着眉弯下腰看美琴怀里的小婴儿,红红皱皱的孩子怎么看都不可爱。 小小的婴儿闭着眼,睡容极为恬淡。鼬看来,他虽然皮肤皱皱的,也不是很丑的样子。那么小的孩子,真奇妙呢。小婴儿的手那么小……鼬伸出自己的手看看,心里想,原来我也是从这样子长大的啊。 婴儿忽然睁开眼,伸着小手去抓鼬悬在上方的大手。鼬一愣,轻轻缓缓握住那双软软的小手,奇特的感觉从心底升起。“鼬以后要好好疼爱弟弟哦!”一旁的妈妈如是说,瞳在一边笑得灿烂。窗外的乌云此时已经完全散开。 那一年,瞳的父母在对九尾的战争中死去。 有时候在鼬家里,看着满地爬的佐助,瞳会想原来生命其实是件奇妙的事。一些人死去,一些人出生,轮回般的延续,永不终结。 木叶总是有澄静的湖水,碧蓝的天空,繁茂的绿树。瞳和鼬却也都记得九尾出现的时候大火弥漫的天空,红得让人发怵,空气里弥漫着血腥和焦糊的味道。族里的小孩子被集中起来保护,他们平时爱闹爱笑,那个时候却安静得没有一点声音。在恐慌中等待的感觉,如虫噬心。战争终于告结的时候,家长们拖着疲惫的步子来接小孩子们回家。等到的孩子扑到父母怀里哭泣。等不到的孩子在无数次望向门口继而失望之后一个人回家。瞳以为爸爸妈妈会在家里亮一盏等她,她甚至想好了回去要撒娇责怪他们为什么不来接她回家,然后威胁妈妈做好吃的,要爸爸买玩具给她。长长的路,直走,拐弯。本该亮灯的房子漆黑一片。瞳终于蹲下来哭泣,月光把她的影子拉得长长的。终于哭的够久的瞳抬起头,肿肿的眼睛模模糊糊地看到个人影,然后一双漆黑的眸子忽而靠近。“鼬……”叫出他的名字,泪水又要决堤。鼬不言语,伸手抹掉她一直掉的眼泪。然后拉着瞳往自己家里走。 小手牵着小手,走过漆黑的街道,走过无数哀伤和难过。慰灵碑上那些名字的主人,是因为保护而死的英雄。如果有天,我的名字也被刻上去……鼬那个大笨蛋,一定不要有我现在这样的表情。鼬七岁的时候,从忍者学校毕业。弟弟佐助刚刚开始牙牙学语。而瞳离毕业标准还差一点点,所以“回炉深造”。 在瞳家的院子里,鼬站在梯子上,帮瞳修补房顶。瞳仰头看站得高高的鼬,一阵叹息。鼬跳下来,有点担心地问:“你又不开心了?”九尾之战后,瞳在鼬心里就成一个玻璃人。瞳不笑,他就心慌。“没有。”瞳收起工具往屋子里走,听到鼬在身后问:“是不是因为毕业的事?抱歉……说好了一起毕业,可是我……” 瞳急急跺脚,道:“白痴!我才不是那么小气的人!” “那是为什么?”鼬不名所以地抓脑袋。 “以后……都不能和你一起去学校一起回家……当忍者肯定很忙吧……” ?居然是这样……这家伙真是……“你明明有很多朋友……” 鼬和瞳不同的一点,就是瞳总是在初见面的时候就能和别人非常熟络,木叶只要认识她的人几乎都会喜欢她。 “可是……鼬是不一样的一个。” 鼬呆愣在原地。庭院里起了风,树叶沙沙作响。“你那么看着我干什么,我又没有说错。有话直说是我的忍道。”你明明还不是忍者。瞳走回屋子,鼬站在院子里,耳根微红。 瞳在九岁的时候“终于”毕业,如果不是有宇智波鼬,瞳也会是大家津津乐道的天才。后来瞳想,光芒被掩盖,其实也是一件幸运的事情呢。美琴准备了丰富的菜肴庆祝瞳的毕业。鼬站在厨房门口看妈妈忙来忙去。“鼬很开心吧?”“嗯?”鼬不明白妈妈为什么忽然这样问。“以后就有机会和小瞳常常见面啊!这两年里,你们老是碰不到一起。”耳根又红。“妈妈您老是乱说话……”“哦呵呵呵呵……” “瞳姐姐!”佐助嗲嗲的童音回响在院子里。“佐助!”瞳抱起佐助,可是一会儿就觉得累,又把他放下来。佐助睁大眼睛懵懂地看瞳。瞳刮刮佐助的鼻子,笑,“佐助长得真快呢,在过几年,姐姐都抱不起你了。”佐助小小的脸上漾开笑意,漆黑的眼眸水水亮亮。瞳有点呆愣。“佐助生下来的时候那个样子……现在居然这么好看!比你哥哥小的时候还要好看!”“哥哥小时候?”佐助好奇地望着瞳,迫切想知道自己最崇拜的哥哥小时候的样子。“嗯~你哥哥小时候胆子很小哦,第一次见姐姐的时候居然吓得掉头就跑……”“耶?”佐助瞪大眼,不可置信。 屋里鼬在往院子走的途中莫名被绊了一下,厨房里美琴捂嘴偷笑。记忆里那一年夏天的风,格外温暖。 十岁的时候鼬成为中忍。成为木叶的神话。瞳看着鼬戴着中忍的袖标走到她面前,一瞬间晃神。那时候,忽然有种不可企及的感觉呢。想来也是,他们原本是同学,现在她被编入她的小队,要叫他队长。她有点懊恼,为什么老是追不上他的脚步呢? 鼬看着闷闷不乐的瞳,猜到她的心事。“傻瓜,我想要变强,又不是故意要你追不上……我只是想要用自己这双手,来保护重要的人。”看惯了她的笑,所以那一年看她蹲在地上哭,他忽然不知所措。如果他足够强,她是不是就不用再掉眼泪?瞳看他一眼,平静地说:“我不想要鼬来保护我。”一霎那鼬忽然听到什么东西碎裂的声音。可是又听到她说,“鼬想要保护的东西那么多,除了村子和家族,还有佐助。你负担太重,不要再多我一个。你守护你想守护的东西,我来守护你。所以,如果不能追上你的脚步,我就没有说想守护你这样的话的资格吧。难过,也是因为这样的。”鼬看着她低垂的眼睑,想说点什么的时候,她忽然抬头笑,“走了,快点回去,伯母一定等急了。”她老是这样,让他措手不及。过去这种东西,因为叫过去,所以过不去。也因为叫过去,所以回不去。木叶的豪门有个团体叫做太太团。无论多出色的女忍,总之带了个“女”字,于是无可避免的拥有女人的普遍……习性太太团每月一次的聚会。“美琴真是有福啊,儿子那么出色,13岁就成为暗部小分队的队长了!我们羡慕都羡慕不来。”A家的太太如是说。B家的太太接上话茬:“而且啊……鼬的婚姻大事可是不需要操心了,英姬公主的女儿和鼬从小就那么要好。”宇智波这样的大族,对于血统这种东西十分重视。倒不是说完全禁止与外族联姻,只是像鼬这类的天才,他们的配偶一般会由族里过问,禁止他们选择外族人,防止血缘衰弱。美琴端庄地喝一口茶,压下脸上的喜悦之色,道:“大家过奖了。”可是不和谐的声音哪里都有,C家的太太尖刻地道:“那个瞳也不是纯正的宇智波血统,将来应该也有一番波折吧。”美琴心里怒火上升,面子上还在有气度地笑,“瞳的母亲也是名门呢。”D家太太附和道:“没错没错,英姬公主是四代大人的妹妹,木叶的光之公主。四代大人和公主夫妇都为了保护村子牺牲了……真是厄运啊……”说着还抹了一把眼泪。于是众人都收了声,沉浸在对四代火影大人的缅怀里。美琴却想起瞳那个孩子,到现在为止,她身边至亲的人就只剩那个九尾的孩子。偏偏九尾又是害死她父母的凶手……想到这里,美琴也不禁叹口气,可怜的孩子…… “鼬!”暗部指挥大楼里,13岁的上忍宇智波瞳出现在鼬面前。面具背后的脸无奈地苦笑,明明他带了面具,她却总是能认出他。摘了面具,语气平淡地问她:“有事?”瞳皱了皱眉,这一年来,鼬对她的态度总觉得有点怪。他总是有任务,瞳总是看不到他。难得见一次,他都很少笑,常常发呆,极少极少叫她的名字,只是会在她叫他大白痴的时候揉揉她的脑袋。嗯,鼬现在,长得比瞳高一点。 “伯母要我今天去你家吃饭,你会回来吧?”他们好久好久没有一起吃饭,所以瞳现在是用期待的眼睛看着他。“今晚……有任务。”“果然……队长就是比跟班忙一点……”瞳垂下脑袋,有点小小的懊丧。鼬缓缓抬起右手,想揉揉她的脑袋安慰她,可是她却忽然抬起头,笑得一脸灿烂,“那也没办法了,下次吧!还有哦……佐助的训练我会帮忙,不过你这个大忙人哥哥也不能老是给他开空头支票!”她一边说一边往大楼出口方向走,鼬再次体会到什么叫措手不及。右手空空垂下,佐助……总是用崇拜眼光看他的笨蛋弟弟…… 其实他今天晚上,本来是没有任务的。 到山顶发了整晚的呆,回到家的时候看见小小的佐助坐在家门口。“Sasuke……”听到哥哥的叫唤,佐助飞快地跑过来,抱住鼬的腰。鼬蹲下来,抱起佐助,带点责怪地问:“怎么还不睡?”佐助不说话,手臂劳劳锁住鼬的脖子。美琴走出来无奈的说:“这孩子一定要等你回来……说起来,他好几天没看到你了,有那么忙吗,和家人吃顿饭都不能?”“抱歉,妈妈。”鼬抱着佐助进屋,美琴在他们身后无奈地叹气。如果她的儿子只是普通人该多好…… 夜深的时候,瞳坐在窗边看月亮。想起她曾经和鼬说的话,“在你心里,木叶第一,家族第二,然后是弟弟和父母,最后一个才是我……我悲惨的命运啊……”玩笑话,可是一语成谶。看到过很多女孩子跟鼬表白,鼬都愣愣地说,父母不在家,佐助没有饭吃,佐助一个人会哭……然后有有点庆幸,好在在他心里也有个位置,不会让他用可笑的借口打发掉——他们家有那么多佣人。她自己说过的,他负担那么多,不要再加她一个。不后悔,不后悔我总是回想起九尾之战后的那一年,你在大雨的天气里安静地陪我,等待天晴。因为那时候看你的表情居然比我难过,所以我对自己说,一定要快点好起来。 佐助7岁生日。对着蜡烛许愿。瞳看着佐助虔诚的脸,很容易就猜到这孩子的心愿。无非是想和哥哥一样优秀,要父亲认同自己,和家人过快乐幸福的生活。小孩子的愿望果然是简单的。瞳送给佐助的礼物是一把精钢打造的手里剑,和鼬送的一样。佐助看着两份一模一样的礼物,眼睛一眨一眨瞳斜着眼睛看鼬,说:“鼬,你抄袭哦!”“才没有,我早就想好的!”此语一出,鼬顿时发现自己的语气很像小孩。“呵呵~好了好了,佐助以后要用它们好好练习哦!”美琴笑笑地打圆场,心里暗暗高兴,鼬这孩子,总算有点13岁小孩的样子了呢。过完生日鼬送瞳回家。安静的小巷,月光将两人的影子拉长,一路静默。“那个时候……”瞳忽然说,而不需要解释,鼬就知道她说的是什么时候,默契往往就是这样,“一个人往家里走的时候因为带着期待,所以再黑的巷子都不害怕。可是到了家门口,灯却没有亮,我忽然没有勇气再走回头。很害怕,不知道可以去哪里……幸好有鼬,把手伸给我……跟在鼬身后,什么都不用想,什么都不害怕。可是我,居然忘了跟鼬说谢谢呢。”“不用……”“谢谢你!”她不等他说完话,就说了谢谢,然后笑。鼬愣了一下,犹豫着说:“如果……”“嗯?”“以后……如果一个人走,会不会怕?”瞳眨眨眼,偏过头对鼬笑,一如他们第一次见面时灿烂,“不会啊,因为不管什么时候……”“什么?”她忽然停住,鼬不解地问。“下次再告诉你!因为呢,我现在到家了。”鼬蓦然转头,看见神社就在前方。原来这条路,已走到尽头。瞳笑着跟他挥手告别,身影一闪,消失在大门之后。鼬独自在神社外站了很久,直到夜色浓重到看不清回家的路从木叶暗部的天台,看到经年的西北风把木叶茂盛的树木吹的都往一边倾斜。木叶的房屋,白墙红瓦,是温馨的颜色。此刻鼬正站在这个天台上,风迎面吹过来。“哟!这里已经有人了啊。”鼬转头,看到那个慵懒声音的主人。木叶的拷贝忍者——银发冲天的卡卡西。鼬礼貌地打招呼:“前辈。”清晰地看到卡卡西面罩下的嘴角牵起弧线,他抱了手走到鼬身边,“怎么你也喜欢来这里吗?天台上的风很舒服哟~”鼬没有说话,卡卡西往村口的方向看一眼,眼睛顿时眯成一条线。瞳刚刚出村口。“担心她吗?那丫头第一次执行S级的任务,搞不好会死哦。”“在前辈心里,死掉就是最坏的结局吗?”“哎?”卡卡西没有想到眼前这个后辈会这么说,愣了一下,随即用手拍拍鼬的肩膀,“小孩子不要想那么多。”瞳回到村子的时候,是五天后的夜晚,月上中天。原本预计要花掉一星期的任务她提前完成了,可是战斗也花掉了她大量的查克拉,几乎一回到村子她就想躺下睡一觉。走近宇智波一族的区域的时候,瞳警觉到气氛有点不对空气中的味道……是血腥味!睡意一扫而空,瞳飞快的跑进家族的聚居区。几乎每隔几米就看到一具尸体。小时候的玩伴桑榆,开茶铺的多吉大叔,最初指导过瞳忍术的神本老师……每走一步,寒意就上升一分。到底是谁?手无缚鸡之力的孩子,耄耋的老人,还有族里有名的忍者……通通都被杀死。周围寂静无声,仿佛听得到血流的声音。“鼬呢?佐助他们……”瞳嘴唇开始颤抖,恐惧劳劳擭住她。几乎是用最快的速度跑到鼬家,没进主屋,却见佐助被从屋里扔出来。瞳掠地而起,飞跑过去,用尽力气接住那孩子的一霎那心跳几乎都停止……还好佐助的身体还是温热的。只是他双眼无神,周身颤抖不止,面部似乎是因为恐惧而扭曲。这样子,是中了月读的症状。“月……读?”难道是……族里的人?有人从漆黑的主屋里走出来,缓缓地,屋檐的阴影一点点在那人身上褪去,月光像是极其缓慢地,又像只是一瞬间,照清了那人的脸。鼬!血红的眼睛里,三轮勾玉清晰可见。瞳双手开始颤抖,她抱紧了佐助,看着鼬,像是求证一般的问:“你……没事吧?”“你说呢?”鼬用极为冷清的语调反问。于是最后一丝信任土崩瓦解,是了……平日里的鼬不会看到佐助受这样的伤害还无动于衷,也不会看着她一脸惊恐的表情不过来安慰。 鼬居高临下地看着瞳颤抖的样子,没有一丝波澜的说:“木叶的优秀忍者,就是你这样的吗?吓得什么都做不了。”庭院里安静得诡异,连风声都听不见。瞳安放好佐助,握了拳起身,眼睛直视鼬,“我的确很害怕……怕我仅剩的最重要的人,会再也回不来。”同样的三轮勾玉在瞳眼中闪现。 战斗的结果显而易见。鼬的手里剑直直刺穿瞳的胸口,正中心脏。三轮勾玉从他们眼中缓缓褪去。瞳继承自母亲那里的碧蓝眼眸渐渐暗淡,她无力的一笑:“真的要一个人走了呢……” 她看了鼬好久,终于肯闭上眼,不带怨恨神色。她身体倒下的一霎,鼬瞬身到她身后接住她,嘴唇一动,口型仿佛是在说:“对不起。”她已经听不到。 有些事,原来不是认定了就不会改变。那一天我没有说出口的话,其实是:我知道不管什么时候,鼬想要保护我的心情都不会变,所以就算要一个人走,也不孤单害怕。就算到最后,都还是深信不疑。

为什么总有人刻意去贬低鼬?

这是人们长期来的一种错误认识,你认为黄处长是吃鸡的,其实不是这样的,老实说抓耗子的

为什么不喜欢鼬就会被喷?

。。。你想多了,估计你喜欢也有人会喷
喷子哪需要理由?
有些只是施暴者附加的借口

  • 1.中国第一个游戏是什么时候出的
  • 2.王者荣耀视频下载到手机
  • 3.斗罗大陆升级丹什么时候用最好
  • 4.斗罗大陆手游新区开服活动
  • 5.dnf宠物能找回吗
  • 6.燃烧王座副本开门任务
  • 7.梦幻西游代练帮我将军怎么解
  • 8.ipad游戏推荐贴吧